这个时候,胡德帝已经有些相信方川的话了。

毕竟,之前方川徒手放火,提炼药材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那种厉害的能力,就说明了他是非同小可的人。

说不定,他真的能修复,他们医家气功的缺陷。

他们医家气功,据传是流传于上古时期神农氏,后来道门灾难发生,传到华佗等医道巨擘手中时,就已经残破。

后来,华佗精简医家气功,成五禽戏,传播久远,成为人们锻炼的一种绝佳方式。

同时,医家代代相传,在五禽戏的基础上,有了现在的医家气功。

但是,这样的气功,缺陷很明显。

第一,他们不能像道门中人一样,练功提升境界,有可能提高寿命,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第二,这个缺陷,让他们医者不能自医,很容易出现瓶颈。

例如他胡德帝,实际上是医道中的天才人物,十几岁就把医家气功练到了一个境界。

可是,过去了几十年,他还在那个境界,停滞不前。

这些缺陷,让他们都很绝望,也有不少医家的人,殚精竭虑,努力钻研,却几乎没有收获。

粉色毛衣背上小方包清纯美女植物园逆光唯美写真

如果能够弥补缺陷,他们胡家的未来,绝对不容小觑,甚至,他们都无法想象。

胡德帝激动地道:“如果方先生说的是真的,那区区九星叶,以及腾蛇点星草,我给你就是了。”

“胡老爷子,你就不怕方川忽悠你?”牛正祥有些生气地道,“看来,老爷子,你有些老糊涂了。”

“你说什么?”

“姓牛的,这里可不是说三道四的地方!”

“姓牛的,我们胡家不欢迎你!”

胡家其他的几个老者,也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医家气功也练到了自己的瓶颈。

他们对方川说的话,也非常感兴趣。

所以,当牛正祥说这话的时候,他们非常生气,对着牛正祥一阵大吼。

牛正祥眉头一皱:“难道,你们就不怕为了这些虚假的东西,得罪和记吗?”

胡德帝这一下,冷笑一声道:“如果方先生说的是真的,得罪和记,也在所不惜!”

“你疯了吧?”牛正祥知道方川厉害,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些超过常人的。

可是,胡德帝这种,为了虚无缥缈的功法缺陷,而得罪和记的事情,让他难以接受。

而且,他根本不认为,功法缺陷这种东西存在。

胡德帝眼神一凛:“牛先生,对不起,我们这里还有事情,请你回去跟和宇龙先生说一下吧。”

他一挥手:“请!”

牛正祥一听,又是尴尬,又是生气。

他哆嗦了一下,对胡德帝生气地点点头:“好,好,你们跟我记住,我会把这事情,一五一十,给和记的人说,你们后悔去吧!”

他说着,转身就要走。

方川笑道:“我送你一程,不用谢!”

说完,只见他一挥手,一股狂风,作用在牛正祥的身上,一下把牛正祥给卷了出去。

牛正祥发出一声紧张到极点的尖叫,然后身体翻滚着,重重地摔在了走廊上。

方川手又是一挥,御风术的作用下,大门砰的一声,关了回来。

他这一手御风术,已经用得是出神入化,随心所欲了。

随后,他一回头,看着胡德帝:“胡老爷子,我这一手怎么样,是不是对我有信心多了?”

“确实厉害。”胡德帝点点头:“恕我冒昧,方先生,你真的不是道门中人?”

“不是。”方川一挥手:“好了,不要说其他的了。你们的功法,我立即给你们修复,随后,我把提炼药材的基础步骤跟你们讲。”

“好,好!”胡德帝大喜。

另一个老者,胡德云却连忙拉着胡德帝到了一旁,问道:“老大,你真的相信他?”

“当然。”胡德帝点头:“这一次我确实没有什么证据,可是,我相信我的直觉。”

“你相信就好。”胡德云虽然还是有忧心匆匆,可是,他选择相信胡德帝的直觉。

当年,胡德帝也是因为力排众议,选择采纳儿子的意见,才有了今天的胡家大楼。

所以,胡德云对胡德帝非常相信。

不过,在场的人,才心底里,对方川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随后,方川一挥手:“拿纸笔来。”

跟着,胡德帝就叫人,拿上了毛笔、宣纸、墨水,给方川摆放整齐。

所有人都看着方川。

胡德帝连忙问道:“方先生,你不需要我们家族的功法吗?”

“不用。”

方川淡淡一笑:“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我方川不是骗人的。我不用看你们的功法,也能写出你们的功法来。”

他说着,大笔一挥,奋笔疾书,一个个蝇头小楷,出现在了宣纸之上,不时配有栩栩如生的图画。

不看内容,胡德帝等人只看方川的书法、画功,就不由骇然,对方川更是刮目相看。

“真是厉害啊!”

“他才多大啊?就算是我们这种老古董,一手毛笔字,也比不上方先生的吧?”

“他的画,简直传神!”

众人一边震惊,一边赞叹,只觉得方川身上,有着无穷的秘密,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人。

而随后,胡德帝逐字逐句,看了方川写的东西,更是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天啊,真的是我们胡氏一脉的医家气功功法!”

胡德帝这一下是完被震惊了,身都在发抖,他们胡氏一脉的医家功法,决不允许外传。

一般的传授,都是口传心授。

可是,方川却把他们的功法写出来,怎么能不让他震惊到恐慌。

他跟着又摇头道:“不对,不对,还是有区别,不一样,方先生是真的在做修改啊!”

其他人听了,也连忙过来,围在方川的身旁,看着那宣纸上的字画,一个个不断地倒吸凉气。

他们现在,对方川是无比的佩服了。

这种人,难道是神仙么?

方川把这些人的赞叹、惊讶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最后一笔收尾。

他把毛笔,往砚台里一扔,淡淡一笑:“已经完成了,以后,你们照着这个功法练,保管你们没有那么大的瓶颈,只要略有天赋的人,就能有所成就。如果天赋异禀的人,说不定还能达到道门中大人物的层次。”

他说着,将自信满满的目光,转向了胡德帝:“接下来,我教你们提炼药材。”

“是,是……”胡德帝现在激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