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没想到,这个看似很普通的青年,居然这么有钱!

会不会是哪家的公子哥啊?

要清楚,能拿得出金元宝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胡渣大汉也是愣了下,眼睛贪婪看着金元宝,嘿嘿笑道:“好小子,原来是个有钱人啊!”

“到底要不要?”张逸面色一沉。

“要要,当然要了!”胡渣大汉接过金元宝,咧着嘴笑道:“那我就多谢这位公子了,她已经是的了,随便如何处置!”

这两颗金元宝,相当于他五倍之前花费的价钱。

所以,他很爽快的同意了下来。

“那就滚吧!”张逸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

“好好,我滚!我滚!”

胡渣大汉满怀欣喜,转身便是离开了。

见到事情已经结束,也没有什么好戏可看的了,所有人也都纷纷散了去。

唯美碎花风的气质短发美女

张逸有些好笑,没想到这世道还是挺认钱的。

说起来,不管走到哪里,有钱就是最好的,甚至还可以花钱雇佣杀人!

有钱人,就是好啊!

“张大叔,真的谢谢!”

说着,小女孩朝着张逸下跪磕头感谢。

“唉唉,别乱跪啊!”张逸有些急了,抬手将小女孩给扶了起来:“叫什么名字?的家人呢?”

“我叫姬小馨,我…我的家人已经去世了。”小女孩说着又掉了眼泪。

听到这话,张逸的心,好像被触动了一把。

小小年纪便已经失去了父母,又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唉,真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啊!

说真的,他同样是自幼父母双亡,很清楚小女孩此刻的心情。

“看现在浑身脏兮兮的,跟我来吧,我带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张逸冲着姬小馨笑了笑,声音说不出的心疼。

姬小馨突然开心的笑了,她连忙挽住张逸的手腕,随着张逸离开了这里。

张逸带着姬小馨来到客栈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讲真的,他真的很好奇,这个姬小馨为何知道自己姓张?

难不成,她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就在姬小馨洗完澡出来之后,张逸有些惊呆了。

之前因为姬小馨浑身脏兮兮的,没注意到她长得怎样,此刻洗个澡换了件衣服,完看得清清楚楚。

姬小馨长得很水灵,五官也很精致,十足的美人胚子。

见到张逸直勾勾盯着自己,姬小馨有些害羞的站在原地。

张逸很快回过神来,摸着她的小脑袋说道:“现在肯定饿坏了吧?走,我们下楼吃饭!”

“嗯呐!”姬小馨乖巧的点点头。

来到客栈一楼,张逸给姬小馨点了几份好菜。

姬小馨是真的有些饿坏了,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扒饭,吃得那叫个狼吞虎咽。

她一边吃饭的同时,还不忘抬头看着张逸,很是感激:“张大叔,谢谢刚刚救了我,就是我的恩人!”

“呵呵,这都是举手之劳!”张逸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小馨啊,能不能告诉我,为何知道我姓张?”

听到这话,姬小馨愣了下,浅浅笑道:“因为我能感受得到的血脉,我父母临死前告诉我,拥有这种血脉的人,都姓张,都是好人!”

嗯?

还有这种事情?

张逸眉毛一挑,继续问道:“那能不能告诉我,父母是什么人?”

姬小馨神色暗淡了下来,有些伤感的说:“我父母就是普通人,在我四岁那年,一群人闯进我的家,把我的父母给杀害了,我也就此沦落江湖,无家可归。”

江湖仇杀?

还是因为什么?

听到这话,张逸暗暗皱眉,继续追问道:“之前能感受得到我的血脉,能不能告诉,是怎么感受得到的?”

“我,我也不清楚啊!”姬小馨啃着一个鸡腿,有些模糊不清的说道:“自从我出生以来,我就具备一种能力,能感受得到别人的血脉!”

“而张大叔的血脉,掺杂着一种神龙的血脉。”

“我父母告诉我,掺杂着神龙血脉的人,都姓张,都是好人!”

“这些东西,都是我父母临死前告诉我的!”

话到最后,她已经伤心的落下了眼泪,哽咽成声。

“好了,也不要哭了!”张逸宠爱摸着她的小脑袋,微微笑道:“从今往后,就是自由身了,不会再被人给贩卖了!”

姬小馨放下鸡腿,可怜兮兮望着他:“张大叔,我能不能留在身边?”

留在我身边?

张逸愣了下,随即轻叹一声:“我还有事情需要做,跟在我的身边,只会更危险!”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两个金元宝:“这些金元宝给,我能帮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不,我不要!”姬小馨有些急了,他两眼泪汪汪的说道:“张大叔,我求求带着我吧,小馨会给洗衣做饭,小馨就只有一个要求,把小馨带在身边吧!”

说着说着,她眼泪又流了出来,哭得那叫个可怜。

看到这一幕,张逸心中一痛。

他真的很想带着姬小馨,然而事实告诉他,把小馨带在身边,那才是最危险的。

张逸替她擦掉眼泪,轻轻一笑:“小馨,跟在我的身边,只会更危险,所以呢,带着这些金元宝,好好的生活吧!”

说完,他坐起身就往外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心痛。

不管如何,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张大叔,不要走!”姬小馨有些急了,她冲过来一把抱住张逸的大腿:“只要带着我,我可以替洗衣做饭,我可以照顾生活起居,带着我好不好?”

呃!

看到这一幕,客栈里所有人都是愣了愣。

不过很快,有个凶神恶煞的大汉走了过来,咧嘴笑道:“小妹妹,要不跟着我吧?”

说着的时候,那大汉就要伸出手摸向姬小馨的脸蛋。

张逸眼神一冷,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小子,特么找死不成?”那大汉凶狠瞪着张逸:“不要人家,我收留人家不行吗?”

咔擦!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道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

“啊!”

那大汉疼得哇哇大叫。

嘶!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倒吸两口冷气,不敢再上前来。

“臭小子,老子要弄死!”那大汉忍着剧烈的疼痛,另一只手往张逸胸口轰来。

千钧一发之际,张逸侧身闪过,一脚狠狠踹在对方的膝关节上。

扑通!

那大汉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疼得冷汗直冒。

“给我滚!否则,死!”

此时张逸那冰冷的声音响起。

大汉浑身有些发颤,吓得屁滚尿流的往客栈外面跑。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