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功修炼,不进则退。这段时间我虽然内功心法没有落下修行,但是手脚功夫却是生疏了不少。这里位置那么多,多我一个也不多吧。”柳梢柔高兴道。

丫鬟一听,白眼一翻。

她就猜到大小姐大早上嚷嚷要她带着来练武场就会是这样!

昨晚听大小姐说武功有些退步,非得好好修炼不可……但是庄主的意思不是这样啊,说是让你好好在柳家庄享福当个大小姐来着!

“大小姐也是习武之人?”段王风听着柳梢柔的话,有些诧异道。

“当然,行走江湖也有些日子了。”柳梢柔骄傲道,“还曾经在拱卫司协助破了不少大案!”

“拱卫司?三司公门拱卫司???”

“是啊。”

柳梢柔越说,段王风越觉得信息量庞大,到底庄主接回来的这个私生女是什么来头啊??

“怎样?这个练武场我不能占个地?练武功不能只一个人瞎练,我还想找合适的对手切磋切磋,这样对实战才有益。”柳梢柔继续说道,眼中冒出充满斗志小火星。

这好似瓷娃娃般精致的小美女好有冲劲啊……这股莫名奇妙的矛盾感,咋就那么让人心跳不止呢我去!

段王风管理着练武场,自然知道练武场再来百多号人也容纳的下,怎么不能再容纳区区一个大小姐。

暖阳里的纯白色女孩如蝶儿起舞

只不过庄主没和他打过招呼,不知道大小姐武功如何,适不适合练武……

看着柳梢柔充满期待的眼光,段王风又说不出个不字,亲切一笑道:“好,我带你来这边练。”

说罢,段王风将柳梢柔带到了练武场的另一侧。

这边地靠边缘,练武场边上的大树挡着太阳,留下一大片的荫蔽清凉之地。吆喝之声在此也连绵不断从未停息,但吆喝的声音和之前那片区域不一样,清亮了不少。

这块区域是练武场最舒适的区域,被划分给女弟子们练武,所以这片区域上的是女弟子。

段王风带着柳梢柔来到这片区域,清凉的吆喝声终于停下来了,如果说之前的男弟子是三三两两聚着打量柳梢柔,那这边的女弟子那是直接乌压压合拢一众上前来围观,完没要收拾一下形象的意思。

“你在这里练吧。”段王风柔声柔气和柳梢柔说完,回头就用正常的粗嗓子高吼,“小谷!小谷你过来!大小姐在你们这练一会没问题吧?”

被唤小谷的女弟子将柳叶刀利落地归鞘,眯着眼邪视段王风地走出来,**裸的鄙视都不带遮掩的。

不是她平日瞧不起这大师兄,正好相反,她十分敬仰这位尽心尽责的大师兄。但正是因为敬重,才更鄙视段王风刚才和柳梢柔说话时矫揉造作的模样……他喵,段王风这是中邪了吧,好似看到肌肉大汉玩泥娃娃装可爱喊“好可耐”一样恶心,她这一身鸡皮疙瘩呀!

“这位是柳家庄二师姐江小谷,女弟子主要归她管。”段王风回过头来又柔声柔气地和柳梢柔介绍道,说完回头又是正常的粗嗓门,“小谷啊,这位是柳家庄大小姐柳梢柔,说要在练武场练练,你看着点千万别让她伤着了啊!”

啧……原来不是中邪啊,是碰着狐狸精了啊。

庄主刚从外头接回的私生女,这就开始要到处彰显存在感了?但跑来练武场作妖,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江小谷算是很给大师兄面子,心不甘情不愿但也朝着柳梢柔拱了拱手,淡淡道:“见过大小姐。不知大小姐武功如何?学得可是柳家庄的心法?还是只想随便练些防身的拳脚功夫,我可安排弟子教你。”

“我之前一直在外游历,练的不是柳家的武功,而是拱卫司的刀法。”他们三师兄妹都明白出门在外债主仇家多,掩饰自家武功是必须的,最近她练多了一门拱卫司的刀法,在外人面前自然用的都是这门功夫。

“唉哟,有点意思,要不来过两招?”江小谷收起一丝小瞧之心,但语气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轻视。

段王风知道江小谷的刚直性子,连忙瞪了她一眼。江小谷不耐烦地点了点头,示意段王风她会注意不伤到大小姐。

主要是她想立个威风,要告诉一下某些人,练武场是武人的神圣之地,不是闲来无事来显摆的地方!

柳梢柔一直担心没人敢和她动手,一听有人要主动切磋,立马兴致高涨:“好啊!江师姐不必束手束脚,你要帮我当男人看待,我可是刚刚的男子汉!”

“你他喵刚刚个……”江小谷心直口快,直接就要吐槽。

但是话到一半自动消了音。

刚才柳梢柔进来练武场引起的瞩目,她们女弟子自然也有发现。可是她们位处练武场最里头,离着远看不清楚,只看得一个雪白丽人诱得那群男弟子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小贱货……这样的第一印象落下了,后来柳梢柔和段王风慢慢走近,她们也没再有心思打量,她们可不懂欣赏娇柔美丽的小美人。

谁想现在近着一看,柳梢柔因手痒难耐笔直而立,眼睛炯炯有神看着附近哪吧刀看着顺手,俏丽的五官无端生出一丝英姿焕发的侠气,居然帅得一塌糊涂。

那是当然的,柳梢柔可是能以男人的身份在拱卫司混个半年,启能没点小白脸的天分。

江小谷话说一半看清柳梢柔的模样后,突然小心肝莫名乱跳,硬生生把话给吞下去了。

这……怎么四处扬起了恋爱的酸臭味呢……

“把她当成男子汉吗……我突然觉得我可以……”“我好像也可以了……”“好帅……不,天帅……”“爱了爱了……”江小谷身后一众本来带着排斥之意的女弟子,也都因为柳梢柔一番话重新审视挺直而立的柳梢柔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个个脸红耳赤,和拱卫司那群每天围着柳少侠团团转的女锦衣卫一般。

“那个……我们用木刀吧,我武功不好,小柳你要让着点我哦……”江小谷话音一转,腼腆着道。

“喂!好好说话!阴阳怪气的想吓死人啊!”段王风看着江小谷突然矫揉造作的语气差点想吐。

这女汉子平时揍人的时候可有弟子敢反抗?还他喵武功不好??来人,你们二师姐吃错药了,拖出去帮她抠喉吧!

“你怎么还没走啊!”江小谷好似很惊讶段王风居然还在这里,吓了一大跳。

我他喵走去哪?现在感觉把大小姐交托你手上很不靠谱的样子啊!

“原来你在这!”一个暴躁如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众弟子又停下了动作。

马上就见声音的主人少主柳诚熙,气急败坏地闯入练武场,朝柳梢柔冲了过来,眼中冒着邪火!

“你他喵胆子够大,居然敢冒充我娘打我弟兄!”柳诚熙气冲冲来到近前,扬手就要甩一巴掌过去。

远远看到柳诚熙这副模样,不止柳梢柔,就连段王风和江小谷也都提前警惕着。如今看到柳诚熙居然想打人,立马闪身一拦,挡在柳梢柔身前。

柳诚熙练武懒散,虽然他是少主,但他可能连这里稍微厉害点的弟子都打不过。这一巴掌若呼到段王风或者江小谷脸上,他是有些胆怯。

对他们不敢乱打,他连忙收起手,摆出少主的架子:“你们滚开!看我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贱人!”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