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秋阳,没有那么燥热,洒落人世间,渐渐化为余晖,披洒在林霄身上,照耀着少年那一张冷峻如孤山深沉若渊海的脸,一双眼眸澄澈明亮,仿佛能与天空秋阳争辉。

林霄没有奔跑,而是步行,仿佛以双足丈量大地,举重若轻,落地时脚步轻微无声息,但有仿佛举轻若重,地面似乎在那轻盈的脚步之下轻轻震动。

内心,有一股气息流转,那是恶气和怒气的叠加、转化,化为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仿佛火焰燃烧,化为烘炉熊熊充斥心间,越是走,越是难以心平静气下来,好像在内心最深处,不断的涌现一股无形的力量,那无形力量好似燃料一样投入到恶气和怒气转化而成的气焰之内,燃烧得愈发激烈,心火昂然、高亢。

林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何自己会是如此状态,和平时混帮派时懂得进退懂得遇到强敌就从心的自己截然不同,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但内心却偏偏是那么的清晰,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前所未有的高昂,这,是前世今生几十年加起来都没有的心绪激荡。

什么隐忍、什么低调、什么从心,通通都化为粉齑,不管了,也管不了那么多。

胸中有恶气、心中怒气生,不发难平。

“追!”

“人在那里。”

十几个城卫军手持短弩追杀而来,飞速逼近,一个个杀气腾腾怒意森森。

“你们现在退去,此事就此作罢。”林霄凝视前方,盯着飞速奔行而来的十几个城卫军,高声说道,声音清淡,蕴含着一股深沉怒意,仿若静水深流。

其实,在林霄的内心最深处,还是存着一丝希望,或者说奢望,毕竟自己还是不愿意走上一条与官府为敌的道路,那会比混帮派更糟糕一百倍一千倍,简直就是一条路走到黑,那就意味着往后岁月当中,自己将颠沛流离,不断遁逃。

少年人的内心,其实更希望在一处安身立命,慢慢的升职发财,时不时的皮一皮,过完富足又快乐的一生。

爱喝咖啡的少女高清图片

仅仅是如此朴实的愿望罢了。

“入城盗窃,杀城卫军,这是死罪,现在放下双剑伏地,还能给你一个痛快。”追击而来的十几个城卫军当中小队长出声恐吓。

“你们……是在逼我啊。”话音落下,林霄内心最后一丝奢望被斩断,一身可怕的精神意志爆发,化为一股无形锋芒冲天而起,手中双剑随之颤动,发出一阵阵清鸣之声,白鸟剑的清鸣高亢,有若远山飞鸟,星流剑清鸣尖锐中带着一丝磅礴,仿佛流星过隙。

少年人一身剑意初露矛头,锋芒上身欲冲天。

“杀!”小队长立刻下令,一个个城卫军毫不犹豫扣动扳机,十几支尖锐弩箭立刻刺穿空气,化为十几条细微白绳,直接射向林霄,只需要一息,就能射中那少年人,将其射穿。

林霄速度更快,在他们扣动扳机的刹那,立刻往前冲出,速度如风,快得不可思议,竟然没有丝毫躲闪的念头,眼眸锐利精芒绽射,盯着一支支飞射而来的弩箭,双剑扬起化为疾风奔雷横空,有风声呼啸有雷声轰鸣。

剑光如飞鸟掠空,似流星过境,挟风蕴雷,直接击碎两支弩箭,一往而无前。

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嘴上道理说不通,公道难寻,那便出剑,若要杀我,不论你是何人、何等身份,便是生死之敌,我剑求公道,亦不会剑下留情。

只是瞬息,林霄便击碎几支弩箭,其余弩箭纷纷落空。

“快散开。”这小队长眼眸瞪大满脸惊骇,惊惶大吼,一个武道内练,竟然可以在十几支弩箭齐射之下击碎几支避开其余,还敢贸然突进,简直可怖。

他若是知道林霄的修为只是内练小成,估计会被吓傻。

有鸟鸣声在风中传开,有流星破空却响起奔雷滚滚,内心决然,林霄便已经放弃一切犹豫。

十几个城卫军迅速散开,但林霄更快,他们只来得及开一次弩,第二次弩箭还未曾装上,剑光便在眼前一闪而过。

双手各提一剑,剑身干净,毫无血迹,林霄看着十几个倒在地上的身躯,面色漠然。

胸中那一股气息依旧燃烧,并未因为击杀这些城卫军有丝毫的削弱,只因为这些城卫军并非罪魁祸首,他们,是受到指使,就好像是他人手中的弩箭,说的难听一些,又像是走狗。

首恶是谁?

林霄笃定,便是那温景煦。

温家三子,以温家为靠山,挟温家权势来影响城卫署出动城卫军对付自己,其目的,自然是手中星流剑。

想到这里,林霄下意识的握紧剑器。

这世间,当真是有权有势便可以主导一切吗?

而无权无势者,却只能听之任之,将一切拱手相让?甚至要被诬陷、颠倒黑白?

少年人扪心自问,心火愈烧愈烈,不由得想起昔日在青桐乡白云堂内时,那王天华仗着自己分帮帮主的身份,硬是玩一出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的闹剧,只是当时,林霄感到愤怒,却并未多想,但现在,却是真真正正的直击内心,不得不去想,越想越是憋屈,越是憋屈越是恼火,越是恼火心火烧得愈发旺盛、强烈。

心气不顺,不平不足以立世。

意难平,则剑争鸣。

……

脑海深处,仿佛存在着一片虚空,黑暗无光,骤然,一点光芒闪现,宛若残烛,又似星芒微微闪烁,仿佛努力的要点亮、燃烧自身,照亮这一片黑暗,大放光明。

……

口含一枚内练丹,林霄神色淡漠,发足疾奔如风,再一次朝着内城而去。

自寻死路么?

或许吧……

但心火燃烧,林霄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仿佛注入一股力量,一股愈发强大的力量,不吐不快。

跑!

风吹掠而过,仿佛在耳边化为狂风咆哮。

当林霄再一次看到内城那一堵分隔两地的城墙时,不由泛起一抹冷笑。

内城外城……呵……真是讽刺。

……

军营,座落于内城东北角。

临安县属于坤宁郡,坤宁郡属于东州,东州的军队,简单直接就叫做东州军,一万人为军,一千人为营,一百人为队,其中,又有常规军和精锐军之分。

县城分军营,便驻扎着一营常规军和一队精锐军,分为外军营和内军营。

外军营有营长,内军营只有队长,但外军营的营长管不了内军营,常规军如何管得了精锐军,实力的差距就在那里,有本事你们比我们强再来管。

每一个内军营的军士,至少都有内练入门的武道修为,内练大成和内练圆满也不少。

内军营一座营房内,一个五大三粗但相貌和城卫署王统领有几分相似的汉子大马金刀坐着,听着急急忙忙赶来的城卫军话语,又接过他手中的令牌一看,旋即大吼:“刘志茂,带上你的小队,弄死那胆敢冒犯我们军威的王八崽子,弄不死,你别回来。”

“保证弄死。”外面传来一道沉闷声,紧接着就是一阵高呼,聚集队伍。

内军营一百人,分十小队,算上队长和两个副队长,那就是一百零三人,队长统领整支精锐队伍,两个副队长各自管理五支小队,每一支小队都有一个小队长,管理九个队员,每一个小队长至少是内练圆满武道修为,但一身实力很可怕,比寻常的内练圆满更精于生死搏杀。

刘志茂,正是王洪义副队长麾下五个小队长之一,乃是整个内军营当中唯二的内练极限武道高手。

只为了对付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城卫署部出动,甚至出动一支副武装的精锐军小队,十个武道内练的高手,一旦副武装起来,绝对比十个武道内练圆满还要可怕。

……

内城东门敞开,王统领带着城卫军副武装奔行而出,迎面,便走来一道双手各持一剑的身影,沐浴残阳余晖,淡漠的脸上光影转换、晦暗明灭,仿佛要从光明步入黑暗。

“竟然没有逃走。”王统领微微一怔,继而露出满脸狞笑,怒火中烧。

杀了城卫军的人,都已经逃出城外了,竟然没有迅速逃离,反而还敢滞留,还敢提剑再次走来,简直是挑衅,严重的挑衅城卫署,丝毫不将自己这个统领放在眼里。

左手提剑的冷厉剑客温良,看着前方那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提着双剑一步一步踩着落日余晖走来的年轻身影,冷厉的脸孔上不由自主露出愕然,如此的突兀、浓烈。

是失心疯了吗?

还是脑疾发作?

并非温良希望林霄能够逃走,只是将心比心,在这般情况下都已经逃出内城了,完有一些时间可以逃走,至于最后是否能够逃离,那是另外一回事,不仅没有逃走,反而留下来,还提着剑一步一步走来,这是什么操作?

是知道就算逃走,最终也逃不过王朝律法的惩罚?逃不过镇武司的追缉?

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打算以命搏命,如亡命之徒?

从小就在武道世家长大的温良,无法了解少年郎的心气,无法理解他的不公,无法理解他的心火在燃烧,纵然赴死,也要以手中双剑向这世间索要一个公道。

连平时发现不对劲立刻抽身后退,该从心就从心的少年郎都如此坚决如此悍然,公道二字,在心目当中何等沉重。

否则,习武练剑,落得一个心气不顺,不如放弃一切安安心心的回青桐乡去做点小买卖,憋屈的过一辈子。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