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渊不断挥剑。

一道道绯红剑芒,如匹练长虹一般,以凌厉无匹的剑意,将所有袭来的各式雷霆闪电,一一撕开碎灭。

“陨月斩!”

出自斩月大修的擎天九斩,此斩,最为韧性十足!

只要体内三力没有耗尽,就能依仗此剑决,一剑一剑地斩出。

更惊奇的是,连绵不绝的“陨月斩”,后续的每一道绯红剑芒,都比前面一道,威力要稍稍凶悍一点。

也不知,是因为随着一剑剑挥出,虞渊对此剑决娴熟于心了,还是这本就是“陨月斩”的精髓和特性。

“陨月斩”,只是斩和劈。

忽然间,在虞渊脑海深处,另有一幕画面绽放。

此画面,乃烙印在臂骨的剑魂,受他一次次挥剑的影响,被触发的另外一式剑决,在瞬间形成剑决。

冥冥中,他看到一人挥剑,刺向一颗颗璀璨星辰。

一剑刺来,剑尖处,如炸开一轮绯红太阳!

迷人甜美女孩粉系懵懂可人

陡然间,就释放出爆裂至极的力量,将一颗颗璀璨的星辰,炸为陨石碎片。

这是另外一式剑决,名为“碎星斩”!

说是斩,其实是刺!

刺在一处要害,剑尖处恐怖剑力集中爆发!魂念、气血和灵力三者反其道而行之,相冲之后爆开,形成一种爆裂的力量。

从那一幕画面来看,“碎星斩”由斩月大修施展,刺入一颗微小星辰,能在顷刻间,将爆裂的力量渗透在星辰内部。

一颗星辰,一刺之下,碎为漫天陨石块。

此剑决,若是作用在血肉生灵的胸腔,此如大妖和异族的心脏,瞬间在剑芒爆开的力量,岂不是能够在一息间,令大妖和异族心脏化为齑粉血雾?

此念一成,虞渊振奋起来。

然而,就在他打算参悟此“碎星斩”精妙时,先前偶然感悟的“断魂斩”,重新浮现出来。

福至心灵地,他自然而然地改变了剑式,以尚未勒破的“断魂斩”挥出一剑。

剑式一起,一种截然不同的感悟,突然涌入心头!

“不一样!”

一束束魂念,主动调集灵力和气血,在筋脉交汇融合。

此剑决尚未挥出,他的灵魂感知力顿时提升数倍!

天魂随之配合,仿佛这一方银灰小空间,任何的生灵魂魄,微小的意念,所有智慧的气息,都能被他敏锐感知。

他清晰感受到的,乃是那条阴间冥河内,阴脉源头若有若无的意志。

由阴脉源头凭空构筑的,一个个神奇的阴气小天地,将那些从冰雷印而出,袭杀他的雷霆闪电拦截隔绝。

每一个神奇的,层层叠叠的阴气小天地,都有阴脉源头的意志。

甚至,奔着他而来的,一团冰晶和雷精混杂的闪电内,居然还有一丝谢斌的,被血光裹着的,微乎其微的意识。

谢斌残念,被安梓晴的异能裹着,是被封禁镇压,而不是炼化。

这,他也能感应出来!

如此奇妙体悟,和他上一次在地面上,去施展“断魂斩”根本不一样!

“我明白了!”

一霎后,他就醒悟过来,“断魂斩,还是需要进阶为阴神,凝炼出魂力!只有如此,此剑决的威能,才能被释放出来!”

这念头一起,他就发现除了魂念之外,七个胸腔穴窍内,另有一丝丝阴气混杂着微小的“阴葵之精”,居然也注入“断魂斩”,融入一道绯红剑芒。

咻!

剑芒所过,那一团闪电内,所有残存下来的,血光内的念头,谢斌被压制的残念,尽数化作虚无。

“断魂,断魂,断的是魂魄念头,一切魂体和灵体,甚至思绪!”

虞渊眸光一亮,忽然振奋了。

一缕,来自于剑魂的意念,和他心神相通。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突然就知道,因为这具体魄异于常人,因为胸腔七个呈北斗七星的穴窍,因“阴葵之精”洞开,因为得阴脉源头的馈赠和眷顾,他在施展“断魂斩”时,合乎魂魄大道规则!

在恐绝之地,他挥出的“断魂斩”,另有神异力量加持!

这种加持,就连当年的斩月大修,都不具备!

“断魂斩”在他手中,在恐绝之地,每一斩斩出,将会是魂灵鬼物的噩梦!

他的每一斩,都仿佛带有阴脉源头赐予的“尚方宝剑”,震杀鬼物,抹杀魂灵,惩治一切来此的阴神!

“你,阴神在恐绝之地凝炼,你的那一式剑决,合乎此地鬼道!”

“这一式剑决,也是曾经的持剑者,在外域星河,用来打杀冥都,让冥都时隔千年以后,还在日夜遭受折磨的元凶!”

阴脉源头的意识,在此方小天地响起,“但,助你渡劫的,该是最先的那一式!”

它提醒虞渊,告诉虞渊,应该以“陨月斩”,更有效率地破碎雷劫。

“我明白了!”

虞渊又立即镇定下来,不着急参悟“碎星斩”,也不再去施展“断魂斩”,就以“陨月斩”一一次次地挥剑。

灰墓幽鬼领地。

从“魂渡河”内显化出一道投影的冥都,还在和白袍,和那八位麾下说话。

忽然间,有许多纤细至极的绯红光束,几乎肉眼不可见地,从那“魂渡河”的河底浮现。

冥都鬼王的高大投影,顿时模糊,似被绯红光束顷刻间凌迟!

“嗷!”

凶厉暴虐的尖啸声,从那“魂渡河”内传来。

有数百个,地鬼和鬼灵级别的鬼物,只因他那暴虐的厉啸,就噗噗地消散解体。

曾经的至高鬼王,失控之下的撕裂鬼音,让那些弱小的鬼物当场惨死。

白袍,还有八大古老鬼物,也骇然失色。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魂渡河”内,一束束的绯红光束。

几乎同时,自以为掌控着“魂渡河”的太渊宗长老,捂着头,神情狰狞,姣美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和挣扎。

仿佛,有一道道细长的剑,在她魂魄脑海穿透,令她痛不欲生。

她并不知道,这是因为冥都鬼王将遗留下来的,部分斩月大修的“断魂”剑力,以秘法转接给了她。

让她,替代冥都鬼王,去承受一部分痛苦。

若不然,冥都鬼王将会陷入一阵子,意识模糊,神志不清的状态。

有她,帮忙去分担一些痛苦,冥都鬼王才能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后面将做些什么,而不用在关键时刻,要沉寂一阵子。

好一阵子后。

江杏雯还在痛不欲生,冥都鬼王的一缕影像,重新在“魂渡河”凝现而出,“虞渊,参悟了断魂斩。”

“断魂斩!”

八位随他一并踏出恐绝之地,征伐天外的古老鬼物,都尖叫起来。

白袍幽鬼注意到,说起“断魂斩”时,冥都和这八个强大到,令他都没有一点信心的古老鬼物,一个比一个惊乱。

“此斩?”白袍轻声道。

“太多的魂灵鬼物,地魔,甚至天魔,都吃过此断魂斩的苦头了。”冥都幽幽一叹,“这一式剑决,被缔造出来,似乎就是为了制衡诸天鬼物。偏偏那小子,在恐绝之地凝出阴神,还得此地的它眷顾。”

“虞渊,在领悟出断魂斩以后,成了幽陵,白骨和初灵之外,第四个麻烦。”

……

地底深处。

隔着一层银灿灿光圈,看着那石缝处的初灵鬼王,没理会辕莲瑶,还有煞魔鼎中鼎魂的询问。

少年形态的初灵,两手负后,神情傲慢。

突然间,他嗅到一股强烈到,令他都感觉如要魂魄断开的恐怖气息,他骇然看向那石缝,眼瞳充满了不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这气息……”

从那石缝内,散逸出来的气息,乃是虞渊参悟“断魂斩”,一剑斩出时,悄然释放出来,被这位初灵鬼王捕捉。

“一道剑决,可剑决内,似携带着制裁诸天鬼物的法则道理!”

初灵又是惊骇,又是疑惑,“整个恐绝之地,甚至整个浩漭天地,能赋予那剑决,如此怪异绝伦气息者,唯有它!”

身为这一代最有智慧的鬼王,初灵思量了一下,立即就想到了阴脉源头。

“冥都殿下,不是说代表着它,贯彻它的意志呢?冥都殿下,能借用阴间冥河,能将自己的影响力,通过阴间冥河蔓延开来。可虞渊,分明和白骨同一阵营,为何也能得到它的认同?”

初灵鬼王摇着头,发现自己无法理解。

他只知道,身为恐绝之地的意志,阴脉源头无法具象化,不能凝出体魄身躯,不能显化魂影,不能去直接定夺这儿魂灵鬼物的生与死。

阴脉源头,不是常规意义上的生命物种,它需要依托别人,替它去做事。

它现在,似乎挑选了虞渊,将它的某种力量,借虞渊的那一式剑决激发,以虞渊挥剑,替它来洗涤恐绝之地。

然而,依照冥都,还有寒渊、黑杖、千劫所言,白骨带着那森白火焰而来,不是为了毁灭恐绝之地吗?

虞渊,和白骨分明一个阵营,为何能得到它青睐?

“我现在所知的,应该并不是事实真相!”

初灵鬼王心有所悟,愈发的摇摆,他最终收回目光,不再看那石缝,反而友善地,向辕莲瑶微笑点了点头。

旋即,他和“锁灵图”一闪而逝。

辕莲瑶有些受宠若惊,“这位,这位鬼王是什么意思?”

……

地面。

血神教的安梓晴,突然发现那一枚悬空的冰雷印,不再释放雷霆闪电。

迟疑了一下,她抬手试着召唤。

呼!

微缩之后的,小小的冰雷印,重新落入她掌心。

她惊喜地,以一缕魂念略作感测,马上就知道这枚小雷霄宗视若至宝的冰雷印,在外域星河聚涌的雷霆神电,有三分之一,被牵扯出来,化作雷劫袭杀虞渊。

还有三分之二的雷霆神电,依旧藏隐在冰雷印内,并没被动用。

“奇怪,仅仅只是三分之一。”安梓晴疑惑。

这时候,突然有初灵鬼王的念头,在她灵魂识海内响起,“冰雷印的恐怖力量,连魔王魔神都能轰杀,那三分之一的雷霆神电,足以轰杀恐绝之地现存的所有幽鬼!便是我,也要付出点代价,才能摆脱。”

“莫不成,你还觉得,以冰雷印中的部分雷霆闪电,去袭杀一尊刚缔结的阴神,太寒碜了?威力太小了?”

“初灵大人,您终于舍得回话了。虞渊怎样,你究竟是什么态度?”

“虞渊,该是渡过雷劫了。我的态度,目前是两不帮。但你,和血神教什么态度,我无权干涉。”

“和你保持一致!”

一人,一鬼物,在暗中迅速有了默契。

下一刻。

寒流风暴突然消散,本高大无比的寒冰巨人,一寸寸地缩小。

缩小成,只有一米多高的冰石墓碑。

布满洞口的冰石墓碑,每一个洞口处,都有净化污秽的森白火焰燃烧。

冰石墓碑,也被从白骨体内燃烧的火焰,给笼罩着。

白骨化作一点,米粒大小的光烁,从冰石墓碑内飞出来,陡然一变,又变成了正常体态。

他碧绿色的眼瞳,仰头,看了一下那片乌黑的云,又扭头看向远方一座阴山。

“黑杖,千劫,下一个是你们中的谁?”

“还是,你们一起来?”

白骨主动求战。

……

(本章完)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