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68-像是穿越了时间

伤患:“我现在想多吃也吃不了。见到你之前为了逃命我已经饿了快一天, 又伤那么重,现在根本没什么力气。”他说着捞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赞叹伤愈程度, 然后疑惑:

“恩人你治伤不用脱我衣服吗?怎么我觉得我的衣服好像不是脱下后再穿上的?”

我:“不用脱衣服。”

伤患慢吞吞地放下捞衣服的手:“抱歉,让你看到了不好看的身体。”

我:“没事, 只是肉而已,与其他动物的肉没有区别。”

又过了两天,伤患的身体恢复了基本活动能力,他终于察觉了一件事:“你的东西, 包括杯子、水、营养剂、水果、米饭……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我拿出一个储物袋,从里面掏出桌椅、衣柜、床、帐篷……然后又塞回去。

这几天陪着伤患养伤我也没闲着,做了一些只有通讯功能的阅团放它们到处跑, 给我收集了很多信息,其中包括了这个世界有修士、有修真门派,还有……包括云霞宗在内的十大。

要不是我还能接收任务处传来的大乱斗及小沙专信息, 我几乎要以为我穿越回到主世界的古代了。

我在异种世界的时候, 因为不与外人接触所以我一直是穿的云霞宗制服, 到这里后也没换。此地的云霞宗制服与我身上的有一些细节差别,但主体一致。

此地的云霞宗制服约莫与主世界五六七八百年前的差不多——具体到底与哪一年的相仿我就不知道了, 一方面同一时期做的不同批次制服有差异, 另一方面我的阅团还没接触到此地的云霞宗,只主要在凡人界收集信息,顺便去驻凡人界办事处逛了逛。可惜这附近城市的办事处不属于云霞宗,在陌生世界我又不敢让阅团跑太远, 以防有修士找茬不仅毁了阅团还顺着阅团与我的连接对我下手。

超级性感可爱无敌美少女写真集

通讯器也是可以成为伤人媒介的。

伤患:“哦,是仙人啊,难怪治疗剂效果那么好。不过还债价码也是真高。咦,这么说来你的制服配色……”

☆、05869-好好还债

我竖起一道隔离,给自己换了身衣服——是通过阅团和小随的连接从附近城市买来的,我付了灵珠。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秘境的世界最好的消息是,灵珠是凡人界的通用货币之一,而且我的库存里还有银子和金子,这二者也是被此地广泛接受货币。也就是说,在这里我不用考虑赚钱的事了,可以尽情奢侈……但也没多少地方能花钱。这里想看资料不是光花钱就够了的,很多书库的入场还讲‘资格’。

伤患看着我的新衣服眨了眨眼:“还未请教仙人贵姓。我叫刘玉兴。”

我:“裴林。”

刘玉兴:“在我凑够债款之前,裴仙人会时不时来看看我吗?”

我:“可能吧,也许偶尔还会住两天。”

刘玉兴:“那太好了。哦,我得先把自己的住处赚出来。”

刘玉兴活动了一会儿身体,自觉已经没问题了,对我说:“谢谢裴仙人这些天的照顾。既然你是仙人,那么我也不用担心你想找我的时候找不到,我就先告辞了。在赚钱初期我肯定会到处跑,居无定所,请你不要因此误会我想逃债,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我一定会好好赚钱还债。先给我……五年时间吧。”

我:“行。”

刘玉兴:“五年是预计还完债的总时间,在还完之前,如果裴仙人有任何吩咐,请随时通知我,我一定尽我所能给你办妥。等我还完债后,希望我们也还能保持一定的联系。”

我:“我知道我能帮你什么,但你觉得你能帮我什么?”

刘玉兴:“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既然裴仙人愿意救我一命,且在确认我不会死了后还多陪我养了几天的伤,那么我于裴仙人便应该是有价值的吧?希望我今后有能将这份价值发挥出来的机会。”

我:“好。”

刘玉兴对我有没有价值我也不知道,我救他只是因为他刚好在我观察新世界的时候靠过来,出于研究世界的目的,我没有避开他,然后见到了便顺手治疗了。之后他伤好我也没离开则是因为我的阅团信息收集还处于高峰期,在我对此世界人类社会形态有一定理解之前我不打算离开这个荒地。可能是在异种世界里待久了,我对进入人群有点迟疑,尤其迟疑要不要进入凡人社会。

但如果不去凡人社会而去云霞宗,好像也不大好,因为如果这里的云霞宗与主世界的不像,我会不高兴,如果太像,我也会不高兴,所以我暂时得与修真界保持距离。等我能清晰区分这里与主世界,等相同的名字在我心中能包含不同的意思时,再去接触。

☆、05870-假身份

整体来说我救刘玉兴一命并陪他这么些天,就是缘分吧,而缘分……看看能演化出些什么。可惜这里没有时间快进了。

我在荒地里又待了几天,召回阅团,正式走入了凡人界。

刘玉兴在离开前向我要了一些纸鹤,说:“主要是希望当我遇到危险时还能有求助对象,不过我求助后裴仙人管不管是随裴仙人你决定。另外我给自己弄新身份的时候顺便也给你弄一个吧?裴仙人你在凡人界有正经身份吗?”

在这个世界没有。所以我给了刘玉兴一包纸鹤,里面装了十只,然后指着其中最漂亮的那一只对刘玉兴说:“我身份相关的东西用这个传,它带有空间属性,可以装更多东西,安性也更高,不易丢失。”

刘玉兴:“这是不是顺便暗示了其他九只纸鹤很可能到不了你手上?”

我:“纸鹤本来就是很容易丢失的一种法器。虽然说在凡人界的地盘里修士们不会太乱来,但手欠毕竟是一种出现概率不小的病。”

在我召回阅团的前一天刘玉兴将我的身份相关资料用指定纸鹤送到了我手上:隐世家族出身的小少爷,会医术,有功夫,未婚。

……强调个未婚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打算给我招个亲?

刘玉兴说:“隐世家族是胡诌的,没人会去查。朝廷对这种江湖人士一向管理松散,倾向于让江湖人自己管自己。如果你不在一个地方住太久、不与官府打交道,其实有没有身份没多大关系。我这种生意人就不能乱来了,老老实实一切按规矩办都会被追杀,要是再做点不规矩的事情,就真的翻盘无望咯。”

可你假造身份就是违法的啊……

刘玉兴:“如果你是想在凡人界生活,那就建议你一般不要暴露你仙人的身份,不然有些人躲着你、有些人向你求保佑、有些人算计你,很麻烦的。当然如果你只是在凡人界待很短的时间、主要还是在修真界生活,那暴露了也没影响。储物法器在凡人界不是只有仙人能用,大家族的小少爷随身配置一个也算正常,这个不是身份暴露点。”

觉得刘玉兴是一个可以帮忙处理琐事的好伙伴。

☆、05871-通讯

来到这个古代世界后我就无法再主动通讯联系到大师兄,也不能联系宠物秘境,我的对外联系通道好像被切断了一半,只能单向被动接收任务处发来的信息,还不确定任务处在将信息发给我后他们肯不肯定自己发送成功了。

所以说这个古代世界与主世界的隔离度比较高,应该与宠物秘境与主世界的隔离度相仿。一般高隔离度的秘境都不至于处在崩溃边缘,崩溃态的秘境没有能力将对外通道彻底封锁,即使据说宠物秘境的状态也不稳定,但那种不稳定只是趋势,还远不到立刻崩溃的程度,起码肯定不至于让金丹期拆解。

到底是杨玺杏骗了我,还是因为我启用门票的地点不对所以传送落点出了岔子?话说,我本来没打算启用这份门票,是门票自己先有了动静,我只是顺应了它的活动而已。

一直安安静静的门票,在我对一个秘境或者幻境心生厌烦的时候突然自启,所以召唤到秘境的不是门票,而是我的心情吗?因我的心情而出现?那倒确实有可能被我逮住根本。

我走入距离破庙最近的城市,这里也是追杀刘玉兴那家人的地盘。刘玉兴的生意是多点开花,与数百个城市都有关系,但并不与某一个城市关系特别深;追杀刘玉兴的李家人的主要生意范围是以这个杜城为中心,略微辐射周边五个城市。本来李家与刘玉兴不应该有那么大的仇怨,但不知怎的,李家与遥远的其他几个商贾家族联合起来,灭了刘玉兴,并拆分接手了刘玉兴的所有产业。

以古代的通讯条件,我其实很难理解他们是怎么达成合作又怎么拆分接手成功的,而且据刘玉兴说他的现有财富根本不值得这么几个大家族联合起来弄死他。刘玉兴虽然在赚钱方面天赋卓绝,但毕竟还年轻,积累有限,他的家底其实与弄死他的任何一个家族都不在一个层面上。

刘玉兴:“我怀疑,可能根本不是财富的问题,我可能是不小心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我到处拉生意的时候是触及到了一些机密,其中一部分帮我促成了利益同盟,而另一部分……可能成了我的催命符。”

由于联系不到主世界,又由于刘玉兴好像见识极广,所以当阅团在杜城及其附近几乎收集不到新鲜信息后,我给了刘玉兴一个通讯器。这个通讯器现阶段只有一个功能,就是收发文字消息,但如果我之后长时间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聊天对象,我可能会把通讯器升级为能收发图像、声音,直至实时视频。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