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在灵界大陆,右手无名指戴戒指,通常代表有过前任,不过目前已经脱单,有了新的情。不过也有说法称是代表没有前任,正开始第一段情。

墨孤城并没多关注荆云羡,不过尘十羽他倒是记得很清楚的,莫名不爽他跟珑儿戴着同款吊坠。

毕竟之前他对尘十羽是有第一眼恶感的,尽管现在已经知道照片的事不是尘十羽干的,而是江晓黎搞的鬼,但这仅仅能让他已经生根的恶感停止蔓延,却不会因此而转变成好感。可怜尘十羽一日黑锅,终生黑锅。

接下来,墨孤城就陷入了自我催眠中。

也不一定就是情侣才戴同款吊坠,好朋友好搭档之类的也有可能?莫名想到凉霄的情侣项链……不,不想。

说起来……项链和吊坠其实也是有点相似的,保不齐这寓意也是相似的代表情侣?……不,不会的。

他眼下的思绪,大多都集中在研究尘十羽的吊坠上了,至于荆云羡的戒指,他压根没放在心上。

反正他有新情,不就代表没威胁了?——虽然自己忘了问,七界的婚姻制度,是像灵界大陆一样一夫多妻制,还是如何?——但那不是重点。

尘十羽和荆云羡是刚刚完成任务回来的。墨孤城看到他们的时候,尘十羽也同样看到了这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还有珑儿。

那个人,应该是灵界大陆的墨孤城吧?珑儿最近认识的网友,容霄的“前”情敌,天宫门年轻一辈第一人?他看上去,还真是跟照片里一模一样,都是一副冷冰冰不近人情的样子。

但是,灵界大陆不是还无法实现跨位面旅行么?他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难道是珑儿跟他聊得不错,专门邀请他过来玩的?还是江晓黎又想出了新方法坑自己?

漂亮爱打扮少女粉红色制服写真图片

这时的墨千珑还没有注意到他们,她正在专心的跟小女孩说话,小女孩根据她的指路似乎有点明白了。

荆云羡知道尘十羽用玉简交异位面网友的事情,自然也是对墨孤城的事有所了解过。性情直爽的他,倒是没考虑得那么复杂。不管墨孤城是怎么来的,反正他都是已经来了,也不可能再把他撵回去。那么之后要如何对待他,才是目前最应该思考的吧?

现在,他先看了看尘十羽,再看看墨千珑,后看看墨孤城,嗯……怎么有种修罗场的感觉?是要打架的节奏?

“阿羽,们打,我不参与!”荆云羡准备开溜,同时开玩笑地表示,“我就是个路过的。”

尘十羽一把拽回荆云羡:“打什么?来者即是客,没有不欢迎的道理。”

这时,小女孩顺着墨千珑所指的方向看到了家人,开心地跑了过去。尘十羽也拉着荆云羡走上前,朝着墨孤城大大方方的伸出右手。

“久仰孤城兄的大名,初次见面,好,我是尘十羽,珑儿‘青梅竹马’的搭档。”

“青梅竹马”四字,他刻意加了重音。暗示对方,“我和珑儿的感情基础,不是这个外人所能比拟的。”

墨孤城眸中有着片刻的波动,表面却仍是一脸漠然,同样伸出右手回握。

“的大名我同样有所耳闻,自我介绍下,我,墨孤城,是珑儿‘一见如故’的,”刻意停顿了一下,“好友。”

“一见如故”四字,他同样加了重音。暗示对方,“是竹马我是天降,自古青梅不敌天降。”

“我现在穿的这身衣服,就是珑儿帮忙选的。”紧接着,墨孤城再度开口,“珑儿的眼光还真是一直都不错,十羽兄弟说是不是?”

这一句话,既指自己和珑儿关系不凡,又暗示对方,珑儿的眼光不仅体现在选衣服,也同样体现在选人上。

尘十羽淡淡一笑:“确实不错,我这身衣服,也是珑儿帮忙选的。”

两人四目相对,互不相让。礼敬有加的外表下,藏着无尽的波涛暗涌。

荆云羡听着两人话里有话的交流,再看他们握个手还在较劲:“我去!火药味十足啊?”

热闹正看到一半,他突然发现,尘十羽之前放在自己身上的玉简响了。有一道视频通话打了进来,显示的名字正是“容霄”。

现在这情况……自己好像也不方便上去叫阿羽。要是破坏了那两个人的“眼神决战”,恐怕他们会先联手把自己放倒。

想到那种情形,荆云羡打了个寒战,拿着玉简特意走远了点。同时,似乎是想到这样的场景难得一见,他还专门从储物戒指里找出空拍机,架着自己的语音通讯器上去,开启自动跟随拍摄模式,记录下他们的点点滴滴。

墨千珑之前还没来得及介绍,在七界这里有种机械,名为“空拍机”。据说这名字的灵感,来自于天宫主人的本名江烬空,意在指东方正凛想拍死他……

这种机械相当方便,可以架起玉简,自动飞在空中拍摄。能手动,也可以自动。荆云羡设定的就是自动拍摄,这种模式只要事先设定好了,就能够自动感应跟拍主人及其同伴。在七界不仅会被用来拍摄户外综艺,也是亲朋好友聚会时,纪念美好时光的必备道具。

——后面这个空拍机一路跟到尾,直到双墨离开后才结束拍摄。

当下,荆云羡接起通讯,画面中出现的,是两位帅哥和一位美女。

两位帅哥直接被荆云羡忽视了……毕竟在他的认知中,自己最帅。

而这位美女,打扮得也很有个性。长发染成碧色和丹色两色,拉直并整齐垂落后背。头上戴着有白羽环绕的头箍,化了浓妆,两串冰晶形状的耳坠,做了彩色珠子精美美甲,桃色短T恤,翠色短裤裙,驼色小拖鞋,双脚戴靛色圆环——正是凤薄凉。

当时,容霄、凤薄凉、苏世安三人,正在某个小弟家浪,同来的还有一大群小弟。凤薄凉是唯一的女王,做了好多吃的给他们品尝,容霄和苏世安看得技痒难耐,也跟着下厨,要比谁做的最好吃。

作为家中主人的小弟正准备搬新家,不过新家还没装修好,所以他们还在旧家蹦哒。

现在桌上摆着的——凤薄凉的木瓜汤,容霄的西瓜汤,苏世安的冬瓜汤。咦,为什么都是汤?

——汤里的成分请记住,这跟接下来的大型吃瓜看戏有关系哦!

小弟们品尝过后,多数表示,支持凉姐。容霄倒是没什么,凉子能赢,可能比他自己赢了都开心。但苏世安却不服输,嚷着说们可不能这样偏心,要实事求是,要公正!

这也难怪,苏世安从小到大都是自己做饭,凤薄凉和容霄都是最近才跟尘十羽学的。尤其是容霄,之前不像凉子一样还算有点基础,翻过几本菜谱自学,他可是从零基础起步的。苏世安觉得,自己怎么说都不可能输给他们两个新手上路。

哪怕是我老大和我老大的女人,我也想要赢啊啊啊!!

一群人争了半天没个定论,也不知是谁先提出,不如让尘十羽来当裁判。在厨房里,他最有发言权。小弟们一致表示支持,他们可是难得有机会近距离瞻仰十羽大神啊!大家都保证,一定会在一边安静地看。

苏世安也没意见,他相信尘十羽会公正,不会包庇自家两个徒弟的。如果他真不公正么……嗯,那么自己还可以去找千珑聊聊天。

于是,就发生了容霄当场打给尘十羽的一幕。

视频接通后,众人惊讶的发现对面并不是尘十羽,不过倒也是个帅哥。

小弟们没有入镜,只是远远的看到荆云羡,各自感慨了一阵:异位面的人都挺帅的说,异位面的水土真养人……可能我们在灵界大陆水土不服,不然一定也会是帅哥!

荆云羡跟容霄他们不熟,他待兄弟热情,对其他人就一如自己外貌那样张扬傲慢了。所以视频一接通,他还不等对面说话,就直接撂下一句:“找阿羽?他正跟别人‘打架’抢妹子,们晚点再打过来。挂好,不送。”

苏世安看热闹不嫌事大:“等下!抢妹子?快给我们现场直播!我要第一时间掌握情报!”

凤薄凉:“哪个混蛋敢跟我家偶像十羽抢人?”

容霄:“我们要帮十羽抢回来!”

小弟们没有说话,却是纷纷在镜头外点头。那混蛋也敢跟我们老大的男人抢女人!——诶,这话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不熟归不熟,却好歹是阿羽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也算是朋友,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样想着,荆云羡面色缓和了些,还转过玉简给容霄等人看:“们看,就是这混蛋跟阿羽抢的妹子。”

凉霄世安及众小弟们:“……”

这混蛋……

混蛋……

蛋……

卧槽……墨孤城?!

刚刚他们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还有,墨孤城究竟是怎么跑到异位面去的?!

七界这边——

看到小女孩回到家人身边后,墨千珑也放心了,小女孩甚至还向她挥手道别。

这个时候,她才直起身,走到墨孤城和尘十羽二人身边。

而她也注意到,他们握住的手刚好放开,想来是认识了,用不着自己过多介绍。

“十羽,和云羡刚做完任务回来了?”墨千珑微笑着向尘十羽打招呼,这语气一听就是极其相熟的关系,似乎他们曾无数次这样交流着各自的日常。

尘十羽点点头:“嗯,回来了。正好得空,要不要一起逛逛?人多热闹嘛。”他向墨孤城望去一眼,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更何况,孤城兄初到七界,我们这些做主人的,确实该尽尽地主之谊。”

微时空直播间——

容霄吃着西瓜汤的西瓜看戏,毕竟这汤是自己做的:“出现了!十羽的怼人技巧!”

尘十羽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我和珑儿是主,是客。

墨孤城的反应——是直接牵起珑儿的左手:“那就劳烦十羽兄弟了。日后,我自然也会在灵界大陆扫榻相迎。”

这话的意思,是到时候等尘十羽来了,就该轮到自己和珑儿带他逛灵界大陆了。

继续直播——

凤薄凉吃木瓜汤中的木瓜看戏,据说吃木瓜丰x:“哇塞!大天才进行反击了!”

在墨千珑因为墨孤城牵自己的手而懵的时候,尘十羽拉起了她的右手:“好,有机会我一定带珑儿去孤城兄的位面参观。”

这话,是相当于又把珑儿抢回来了。

还在直播当中——

苏世安吃冬瓜汤里的冬瓜看戏,也只有他能够如此一枝独秀吃冬瓜,脑回路总是异于常人:“卧槽!两个人都挺厉害的!分不出胜负!”

两个人都拉着墨千珑的手,墨千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时间更蒙了。

小弟们也纷纷吃瓜看戏,不发表评论。

——这次的墨孤城能够如此大胆,除了不想自家的小白菜珑儿被猪(?)拱了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身在异位面,街上没人认识他。他的大天才包袱,总算可以稍稍卸掉一点了。

如果他知道,自己现在部的表现,都正在通过玉简直播中,还有着一个,两个……一群观众,或许他的表情,一定会相当精彩。

在这段“吃瓜情谊”下——虽然都是对面在吃,荆云羡自己想吃都没瓜可以吃——不过他对容霄等人的观感,也明显是亲近了很多。也开始顺口跟他们吐槽了。

“我该不该说千珑迟钝呢……每次遇到别人的事情都能搞定,轮到自己的事就变呆萌了。果然是没有谈过爱的人——就连阿羽和墨孤城都跟着蠢萌了。”

苏世安抓到重点:“哦?这么说荆云羡谈过爱咯?”

荆云羡一口答道:“嗯,那必须的,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哎等等……们知道我的名字?”

凤薄凉忍着笑:“当然了,十羽跟我们提起过。”

荆云羡来了兴趣:“提过们就认得了?阿羽怎么跟们说的我?”

容霄和凤薄凉对视一眼:“说长得帅,很好认。”

荆云羡这可就得意了:“我想也是!”

小弟们不发表意见。

其实真相是……

尘十羽曾跟凉霄世安说过:“长得像笨蛋一样的那个男的就是我兄弟荆云羡,特别好认。”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