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师弟,现在正是你为我征战之殿争取荣誉的时候,请你出战!”

“不错,无论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出手!”

“……”

请求的声音,不绝如缕。

那些个征战之殿的老牌精英弟子,一个个义愤填膺,叫嚷着让凌峰出战,毕竟,凌峰的实力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和那克莱尔一战,也不是无胜算。

若是能够将那嗜血追魂箭赢回来,不仅捍卫了征战之殿的尊严,也等于是告慰了那些死在嗜血追魂箭之下的大帝强者的英灵。

这些在征战之殿厮杀多年的弟子们,大多都有着对于征战之殿极其强烈的归属感和荣誉感。

“凌师弟,请你出手吧!”

那袁陵抱着奄奄一息的燕无风飞身到凌峰面前,带着一丝恳求的目光。

于他而言,更加单纯的希望凌峰能够为了他的同伴,还有那已经死去的好友孙玉灵报仇雪恨!

“是啊,平日里嚣张得很,到了能够替征战之殿争光的时候,就畏畏缩缩,这种人,就只会内斗么?”

人群中,那宇文梁阴阳怪气的开始挑拨离间,一众弟子,看到凌峰迟迟没有表态,皆是皱起了眉头,对凌峰颇有几分怨言。

段筱葵清新靓丽

“呵呵!”

凌峰冷然一笑,“说得好听,你们怎么不上?想让我用命替你们减少威胁?做梦!”

说着,凌峰转身便要离开,才没有那么傻。

他当然不是不出战,而是对方的砝码不够。

那个德鲁克拿出了三支嗜血追魂箭,而克莱尔却只拿出了一支,就凭一支嗜血追魂箭,还想让自己出手?

这还远远不够!

果然,一看到凌峰退缩,那克莱尔立刻取出第二支嗜血追魂箭,冷冷道:“小子,现在可是两支嗜血追魂箭,你不好好考虑考虑么?”

“什么,两支?”

征战之殿将士们,大惊色变,口水吞咽之声,不绝于耳。

这嗜血追魂箭不仅曾经收割无数征战之殿大帝强者的性命,只要它继续留在蛮族之中,今后,还将继续收割更多的大帝。

若能赢走这嗜血追魂箭,以后用此箭射杀蛮族大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疑是给整个征战之殿大大出了一口恶气。

“凌师弟!”

冯绍安深吸一口气,起身拦在凌峰面前,沉声道:“凌师弟,或许你来到征战之殿的时日还不长,还无法理解我们对于那嗜血追魂箭的恨意,但请你看在我们同为东灵仙池弟子的份上,不计前嫌,出手一战!”

如果他能替凌峰一战,就算不敌,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出手!

“让开!”凌峰冷哼一声,面色冰冷,不带丝毫感情。

凤翎和楚天歌眸中皆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凌峰平日绝不会如此不近人情才对吧。

就算不是为了什么整个征战之殿的荣誉,以他的性子,多半也会想要教训克莱尔那种辣手摧花的人渣吧。

“凌师弟,请你出手!”

冯绍安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竟是在凌峰面前跪了下来。

他的父亲,正是死在嗜血追魂箭之下!

若凌峰能够夺回嗜血追魂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等于宽慰了他父亲的在天之灵。

“凌师弟,请你出手!”

那袁陵看到身受重伤的也无法,又想起昔日那天真烂漫的师妹孙玉灵,亦是捏紧拳头,单膝向凌峰跪了下来。

“请你,一定出手!”

凌峰努了努嘴,不咸不淡道:“抱歉,我的命,只有一次!”

“这是什么话!”

“这个混蛋!他果然就是个怂包蛋!根本指望不上!”

一时间,征战之殿那些弟子们,骂声一片,打自己人的时候,凶残的一比,遇到对面那些蛮族的狗杂碎,这就怂了?

可惜,林沐那家伙不在场,否则,以他的机智和狡诈,自然能够猜出凌峰的心思。

对面,那克莱尔显然也没想到凌峰居然“怂”到如此地步,眉头一皱,再度取出第三支嗜血追魂箭。

“小子,看好了,现在是三支嗜血追魂箭!机会只有一次,你再不出手,看你还有和脸面留在征战之殿!”

克莱尔高高举起三支神箭,无数人族大帝亡魂,萦绕其上,带着强烈的怨力,就算死了,也得不到安宁。

就在那克莱尔举起第三支箭的时候,高空之中,一道白影,飞身而下。

此人,正是天杀十绝第八名,“风绝”宋飞廉。

此次进入狩猎战场的两名天杀十绝,分别是第八名的“风绝”宋飞廉和第九名的“雷绝”杨震。

宋飞廉一出面,场立刻安静了下来,就连风声,似乎也都静止了,整个红石峡谷,静的有些诡异。

此人号称是风绝,自然最擅长使用风之规则。

“凌峰,答应他!”

宋飞廉的目光,落在凌峰身上,不容置喙地下达了命令。

其他人是恳求,而宋飞廉,有资格命令。

天杀十绝,虽然还是弟子身份,在征战之殿的地位,等同于高层长老。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凌峰。

连“风绝”宋飞廉的开口了,凌峰,还敢违抗他的意思么?

违抗?

干嘛要违抗!

凌峰的目的,本就是为了一口气吃掉三支嗜血追魂箭,哪里还会继续违抗。

只不过,做戏要做足,凌峰略略皱眉,抬头望着那宋飞廉道:“那个,既然是宋师兄开口了,我也不好再拒绝了,不过,赢回来的三支箭怎么办?毕竟对方可是大帝强者,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神海境,很可能一去就回不来了!”

“……”

此言一出,那些征战之殿的老牌精英弟子们,一个个嘴角抽搐,内心疯狂咒骂凌峰。

老子信你个鬼!

你会虚大帝强者?

特么的被你抽翻的大帝强者还少么!

宋飞廉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道:“对方既然是找你赌斗,赢下的战利品,自然是你的。”

说着,宋飞廉又高声道:“所有人听着,若是凌师弟赢下了三支嗜血追魂箭,此物便是他的,谁敢打主意,就是与我宋飞廉为敌!”

Tags: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